时间:2022/9/20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公益中国 http://nb.ifeng.com/a/20180507/6557031_0.shtml

杨明遭受到一些网友的质疑,他大学毕业,刚毕业就月薪过万,却选择贵州山村支教。“是不是在作秀?”“有什么目的?”,当时,杨明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七年,他觉得有非议很正常,“一两年是作秀,十年八年呢,我可以一直作秀做下去。”

杨明和黔西观音洞镇景山小学的孩子们。受访者供图

新京报记者解蕾

编辑丨陈晓舒校对

卢茜

本文约字阅读约12分钟

毕节市黔西县,贵州西北部的大山里,天亮得迟。

清晨六点,杨明从教学楼一角的宿舍里走出来,睡眼惺忪地走到公共卫生间去洗漱。昨晚,他又熬夜工作到了一点半,连轴转了二十个小时。过往十余年来,这样的工作时间是常态。

这是杨明来支教的第11年,他先后辗转在六所学校教书。从六七个老教师到七十人的年轻团队,从青砖瓦、木窗户的简陋校舍到明亮开阔的学校,杨明也终于拥有了一间自己的宿舍。

长达几年,杨明都住在教室里,一张折叠床,一床被子。后来教室被用作食堂,杨明就搬到楼梯一个角落的储物间,不足五平米。因为电网改造,学校经常停电,杨明就点着蜡烛工作。他送学生回家,村民留他过夜,他吃遍了百家饭。

11年来,杨明走过了上千公里家访路,30多个村落,“在黔西的地图上如果标注我住过的地方,可以画出个夏夜星空图来。”

黔西几乎没有人不认识杨明。36岁的他已经是大半头白发,皱纹深了,肤色黑了,瘦了十几斤。头几年,学校的师资力量薄弱,很多事情都需要他来处理,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,经常就工作到后半夜。

也因此落下了一身毛病。因为低血糖,说话太久会头晕无力,他随身会携带糖果。颈椎、腰椎、膝盖也都出了问题,医院做检查。

近几年,因为媒体的报道,杨明遭受到一些网友的质疑,他大学毕业,刚毕业就月薪过万,却选择贵州山村支教。“是不是在作秀?”“有什么目的?”,当时,杨明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七年,他觉得有非议很正常,“一两年是作秀,十年八年呢,我可以一直作秀做下去。”

杭州“爸爸”

周末的工作依然繁忙。快到傍晚,杨明不停看时间,因为今天晚上,他要去陪“儿子”看电影。

杨明来到“儿子”王小告家里,刚一敲门,一个胖乎乎的男孩跑着来开门,喊了一声“爸爸”。他盼这天盼了好久,爸爸要带他去影院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。

小告今年十岁,是杨明班上的学生。八个月大的时候,在外务工的父亲不小心从三楼摔下来,过世的时候才二十三四岁,母亲后来也改嫁了,是爷爷奶奶把他养大的。家里的墙上挂了一张父亲的遗像,小告对于父亲只有照片上的模糊记忆。

杨明在一次家访中解到小告的情况,他主动跟孩子爷爷说,“要不把你家孙子‘送’给我吧”。小告爷爷特别高兴,对小告说,“现在你终于有爸爸了!还是一个老师爸爸。”

没有一点犹豫和羞涩,小告冲着杨明就喊了一声“爸爸”,就像是已经偷偷练习过很多次。当天正好是小告十岁的生日。

他买了乒乓球拍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小告,还给小告和自己买了套一模一样的亲子装,“孩子需要父亲,我也有一种当爸爸的幸福感。”

这是杨明第二次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,“在里面好像看到了自己,每个故事都很有共鸣。”朋友和亲戚看完电影,立刻就发来消息说,看到《最后一课》里范伟扮演的那个支教老师,就像看到了杨明。

年代初,杨明在杭州萧山的农村里上小学。学校由老祠堂改建,青砖瓦房,木窗子,和电影里一样,“时代变化太大了,我在家乡已经看不到童年的影子,但是在贵州的大山里,我好像回到了我的童年。”

来贵州支教11年,杨明的杭州口音没有变,长相倒是越来越像一个贵州人,肤色黑了,头发白了,皱纹多了,身高一米七二的他体重也从一百二十斤瘦到现在的一百零几斤。他认了不少干儿子和干女儿,以前每个月工资只有一两千,除了自己的吃住,他基本都花给了学生,买文具、辅导资料、衣服鞋子。

年临近除夕,杨明陪伴留守儿童学习。受访者供图

在黔西地区,村民文化水平普遍不高,大多数孩子读完九年义务教育,就辍学去外地打工。年,杨明在观音洞镇景山小学教书时,得知苗族村寨里贫困学生杨志远学习成绩很好,但因为父母没有钱支付高中学费。初中毕业后,父亲想让他出去打工,他不忍心给家里添负担,决定放弃中考。

杨明来到杨志远家,决定资助他上高中。

如今,杨志远在黔西县世杰中学念高三,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。压力大的时候,他就给杨老师发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sp/pgsp/1550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